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正文
【文悦】雪中无霞
2017-04-23 21:38 文学院新媒体工作站    (阅读:)

飘着雪的天气,叶晓柠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一丝冷风不知从哪儿钻到屋里,叶晓柠不禁抖了一下身子。

放了寒假,叶晓柠就赶紧回乡下看望爷爷奶奶,想着和爷爷奶奶住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刚来没几天就感冒了。爷爷奶奶心疼孙女,一大早就忙让婶婶送她去医务室输液了。挂上水,婶婶想着家里还有些事,就让叶晓柠先一个人输液,等会儿再来接她。婶婶走后,叶晓柠拿出手机,无奈在乡下手机的信号不好,叶晓柠只好乖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正走神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了,叶晓柠皱眉:“真没素质!”来人推开门,只见一个穿着土灰色棉衣的女人进来了,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孩。女人的头发随意的绑着,额前几绺乱发似乎打着结,外面的雪可能下得有些大,女人的头发和身上残留着余雪和雨水的痕迹,整个人显得很不堪。

女人边喊着“感冒了,打针”,边在椅子上放下了孩子,孩子顿时“哇哇”哭了起来。

女医生和气地问着:“小孩感冒了?”女人抱着小孩说:“他感冒了,要打针。”女医生给小孩量着体温,又问:“感冒几天了?”女人憨憨的笑着:“好几天了,一直哭,一直咳,不吃饭。”

叶晓柠别过头,对女人的大嗓门有些厌恶,听着她的声音又觉得耳熟,她仔细一看,这不是小学同学于霞吗?

于霞和叶晓柠小学时在同一个班,两人之间没什么交集。于霞智力低于常人,还近视得厉害,在学校时几乎都趴在桌上,眼睛贴在书上慢慢移动,考试成绩几乎每次都是零分。叶晓柠五年级时被父母接到城里上学,后来就不知道于霞的情况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她,她已结婚生子。

看到以前的同学,叶晓柠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她有些脸红。于霞看了她一眼,依然傻傻地笑着,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女医生了解了情况后,说孩子发烧了,且喉咙发炎,消化不良什么的,建议输液。可孩子哭闹的厉害,如果输液,于霞一个人不好带孩子。女医生问:“小孩生病那么严重,他爸爸呢?”于霞说:“他说太冷了就不来了,让我一个人来。”女医生似乎想说什么,却只是叹了口气。想了想又说:“不行,小孩这都感冒几天了,太严重了,必须让他爸爸来,不输液不行啊!”于霞说:“他不来的。”女医生皱皱眉说:“今天先打针吧,明天必须让他爸爸来,不然就不要来了。”叶晓柠看着于霞一脸傻笑地点着头,突然对她很同情,这种感觉与上学时的感觉不同。

打了针又开了些药,医生仔细叮嘱着该如何服药,又说明天一定要让孩子的爸爸一起来。于霞一边拿药,一边从兜里摸出一把凌乱的纸币,递给医生一些。医生说:“不够,还要些。”于霞又递上一些。医生点头后,她不声不响地转身走出了医务室。

叶晓柠对于眼前的事情一脸茫然,她不自觉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拿钱不够?”女医生叹了口气说:“她不认识钱。”叶晓柠蒙了:“那她怎么给钱?”女医生说:“给钱的时候她拿多了我就退给她,拿少了就说不够,她再拿。唉,可怜的人啊!”叶晓柠张大了嘴,一脸惊愕,她想不到上过学的于霞竟不认识钱的数目。

趁着医务室里没什么病人,女医生和叶晓柠说起了于霞的事。

于霞从小家庭就比较困难,父亲是个残疾人,腿脚不便,母亲又有些痴傻,家里的经济来源仅靠父母种些地以及政府的补助金。于霞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人比较聪明,只是不务正业,初中没读完就外出打工,几年了回家过一两次,一家人日子过的紧巴巴的。于霞小学没毕业就没上学了,在家里帮着父母做些事,后来和她家不远处的一个男人结婚了,现在孩子快一岁了。

叶晓柠越听越惊奇,于霞现在最多只不过十七八岁,正是如花般的年龄啊!因为贫困和智力低下,父母就忍心让她那么小就嫁人吗?

女医生看到叶晓柠疑惑不解的表情,说:“她父母也是没办法啊!人总有这样那样的苦处。”房间里弥漫着长长的叹息声。

第二天,气温似乎升高了些,不再寒风刺骨,雪后的天空显出了几分明净。叶晓柠觉得感冒好得差不多了,爷爷奶奶却让她再输一天液,拗不过爷爷奶奶的坚持,叶晓柠只好答应去医务室。

医务室里刚挂上水,女医生还没来得及转身,“咚咚”的敲门声就响起了,应声而入的竟又是于霞,于霞仍背着孩子,傻兮兮地笑着走进来,朝着医生走去,看样子并没注意到叶晓柠。叶晓柠想,这样也好,免得打招呼尴尬了。几秒钟后一个男人也走了进来并且随手关了门。

医生迎上去问着情况,那男人却低着头不声不响,左手揣在衣服兜里,右手拿着手机不停的按,大概是在玩游戏。对于此状,女医生脸上虽有不悦,却也不说什么,或许她对此状已习以为常了吧!

叶晓柠偷偷观察这男人,男人矮矮胖胖的,穿一件黑羽绒服显得很臃肿,看手机时眼睛离得很近,还是斜睨着,于是一脸横肉似乎要抢跑着去手机上。

男人不知怎么发现了叶晓柠,他转头直勾勾地盯着叶晓柠一动不动,脸上是若隐若现的笑意。难道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叶晓柠摸摸脸,见男人还是盯着她,她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对于男人的种种表现,她厌恶的程度不亚于不小心吃了一只苍蝇。

女医生询问了相关情况后,决定给孩子输液。孩子的脸胖嘟嘟的,像一朵开透了的白色山茶花,很是可爱。于霞笨拙地抱着孩子准备让医生扎针,孩子突然大哭起来,带着眼泪鼻涕朝着妈妈的怀里拱。于霞哄着孩子,脸上傻傻的笑似乎从没有改变过。男人则站在一旁,偶尔拍拍孩子的背,然后继续玩手机。

女医生耐心地哄着孩子,因为孩子哭闹着挣扎躲避,扎针十分费力。孩子的哭闹,女人的笨拙,男人的不在意,让叶晓柠看得很揪心,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好不容易扎好了针,孩子也渐渐的睡着了,于霞低头拍着孩子,眼里流露出宠溺。男人坐在一旁,眼睛不离手机,仿佛手机里有着另一方美好的天地。

如果于霞是健康聪明的,如果她没有遇见他,结局会不会更好?可是她怀中正熟睡梦呓的孩子,分明在笑,梦中的他没有扎针的疼痛,也没有父亲的毫不在意。

叶晓柠看着于霞,苦涩地笑了。如果她是她会怎样,然而历史不会改变,她不会是她。

窗外仿佛下起了雪,她想起了“盖尽人间恶路岐”。

    者:周淑娟 2016级汉语言文学1班

网络编辑:宋荣娅

上一条:访学邓小平故里后记
下一条:【文悦】南湖女娥

快速导航

更多..体关注

更多..习园地

更多..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