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正文
【现代诗歌】诗歌十二首
2017-04-23 17:44 文学院新媒体工作站    (阅读:)

(一)被风吹过的城市没有故乡(外十一首)

在城市,我像个异类

钢筋水泥大楼像怪物张开大口

吃下一群光鲜亮丽的城市人

我将自己缩在城市的角落里

无人问津的地下室

不需要灯红酒绿

这世界欢声歌舞庆贺夜晚来临

无数男女临时凑对只为求一夜激情

我听不到风动和雨声

暗夜的高墙埋葬了外界入侵

这是死亡之地

唯有灵魂可以不受束缚

我挣脱枷锁和镣铐,也没有逃脱

生活宣读审判的结果

风雨飘摇的城市里我找不到故乡

就像远离故乡雷达搜索区

它也寻觅不到远行的我

 

 

(二)归途

 

与往常一样,平坦的大道装满了人

就像决堤泛滥的洪水

淹没了高楼大厦下的阴影

城市的街灯照亮焦虑,照不到归途

我在挤一挤就能挤出油水来的都市

活得油腻腻,人们指指点点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还要回去

回到人们口中的乡下

尽管乡下的路并不好走

我用二十一年踏平它参差的蓬蒿

它们曾用锯齿一样的叶片划伤我的手脚

我踢倒尖锐的石头,劈开拦路的藤

偶尔遇见开得烂漫的野花

我知道它终将通向康庄大道

都市的霓虹照不到它的末端

而它曲折泥泞的起点才是我的归途

 

 

(三)醒着

 

世界的安眠来得理所当然

清醒的午夜只有我苦苦寻觅梦境

墙上的时钟转动清晰可闻

我被暗夜的静谧监视着

胆战心惊的迎接黎明

凌晨的早间新闻传来温柔的女声

于是我在别人的梦里沉睡

而他们在我的沉睡中清醒

 

 

 

(四)没有人称的雪

 

去年的雪早就不知踪影

今年的初雪未至

我试图找寻,一无所获

我苦恼的思索着适合它的名姓

可以在呼唤时表达我的心意

然而依旧一无所获

它四处漂泊,仿佛孤舟的倒影

无名也无踪迹

当每一个人自称我而侃侃而谈

或者对着他或者他们指名道姓

你就在一旁看热闹

而独独没有雪,它没有人称

高兴时可以落在任何地方

万物知晓它,而不能召唤它

它遮盖一切污秽,万物爱它也怕它

它是不接受任何贿赂的使者

将一切虚伪和肮脏倾覆在白雪之下

 

 

(五)找寻

 

山峦,蓝天,白云

一切都在暮光之内

流水卷走行人的足迹

用几片飘零的落叶掩盖事实

黄昏下的夕阳照不到心事

只有落叶知道漂流的意义

有人寻着来路归去

想要找到遗落在河岸的四季

草木凋零,水涨又落

秃裸的树干瑟瑟发抖

如同一群过冬的乞丐

祈求阳光,期待果腹

我奔波于山川和城市

在无尽的交替间寻觅

试图确定生命生于自然而死于城市

 

 

 

(六)悼词

 

我们都是飘零的落叶

不慎被碾为历史的尘埃

在山长水远的日子里忘记自己

卑栖在来往的人群脚下

破碎的躯体在风中颤抖

于白雪之下得一处安隅

不为护花,只为等待

等一个温暖到足以重生的春天

 

 

(七)有一个我死在故乡

 

我不敢随意提起故乡

在异地这是个敏感的词

它不是能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字眼

承载了过多的情感

村外那条蜿蜒而过的河流

水中的倒影是我,也不是我

她是一抹虚幻

但现实就在她们之间

当无数个我从故乡的土壤里开始觉醒

我将刚刚发芽的一个埋在这里

带着其他人离开,去找寻幸福

我知道它死在凌晨,一天正在开始

而它的一生已经结束

那时我已站在故土

就如同它的名字——思归

它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等待

 

 

(八)静物

 

当晚钟悄悄拉响警报的阀门

山下的枫叶停了

天桥的风也静止不动

只有银杏还在地上翻滚

跟随无情者的脚步游荡

远方最后一缕光线与我挥别

我沉默地对待花溪所有的事物

望着那些林立的高楼

静静地站立着就能吞掉一个城市

而我就站在它的血盆大口中

忙着成为它的奴隶,连夜晚也无法获得宁静

那些没有心跳的物体

白天黑夜都一样静默

没有情感,却仿佛带着冷漠的嘲讽

看着一只只蝼蚁试图在都市挣扎

直到一颗颗心脏停止跳动,才能终止

 

 

(九)雾锁青山

 

当无数城市荣登雾霾排行榜

街上拒绝交流的信号灯

在雾色中明明灭灭

仿佛城市感染翳病的眼睛

我活在都市的屏障之下

偶尔遇见对面山头上的一片青雾

缭绕着迟迟不肯散去

让我想起幼时,一场大雨后

村外深山的迷雾

那森林里竞相生长的蘑菇

可以熬出一锅香喷喷的汤水

慰藉穷困潦倒时饥肠辘辘的肠胃

 

 

(十)半斤雨水

 

深冬还未迎来一场初雪

大雨却首先吞掉世界

一整天,除了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

我的耳中听不到其他声音

顺着瓦檐流下的半斤雨水

汇成一条陆上的小溪

延着弯弯曲曲我踩踏出的小路

承载着枯叶和泥土

流向不知的归处

我看着千万条水流

就像我走过的千万条路

我踏着一条又一条去寻找

最终都在同一个地方交汇

那里有一座老屋

亮着昏黄的灯

 

 

(十一)老槐树

 

老屋外那棵挺拔的老槐树

不知何时弯下了腰

它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大风呼呼的从东南西北吹来

吹断它被虫蚁蛀空的躯干

猝不及防地结束了它的一生

它残缺不全的年轮缝缝补补

就是一个世纪

那上面一圈一圈

写满了爷爷的日记

它倒下时那割裂般的疼痛感

在生命静止的瞬间消失

一起消失的还有那挂在枝干上

早已褪色的摇摇晃晃的秋千

我知道来年在它腐烂的根系旁

会长出另一棵坚韧而充满力量的小槐

就像我在爷爷的脊背上长大

最终成为他可以依附的力量

 

 

(十二)骨

 

一具骨骼夹着些皮肉

就组成一个人

他们因此而行走在人世

品尝七情六欲

我身上二百零六块骨头

像一个运转机器,支撑着

让我不至于成为一堆烂泥

当转动脖颈听到清脆的咔擦声

我才能清醒的感受到它的存在

亚当肋骨的一根是夏娃

我摸摸身上的无数根骨头

不知道哪一根是你

但我知道,总有一天它会让我疼痛

然后沉睡在爷爷长草的坟头旁

那座新立起的黄土堆下边

除了一具白骨什么都不会剩下

 

 

    者:木 西(邹元芳)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网页编辑:杨 娴

上一条:【文悦】我站在那里看你
下一条:【现代诗歌】放生

快速导航

更多..体关注

更多..习园地

更多..料下载